决战千山万弄间——广西“极贫角落”最后攻坚记

新华社南宁10月14日电 题:决战千山万弄间——广西“极贫角落”最后攻坚记

新华社记者王军伟、徐海涛

翼鸥教育创始人兼CEO宋军波内部信

2014年6月,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工作协调机制建立,设立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中央追逃办”)。此后,中央追逃办连续6年组织开展“天网行动”,集中公开曝光“百名红通人员”,发布敦促自首公告。各成员单位集中力量资源,协同推进工作,把惩治腐败的天罗地网撒向全球,让腐败分子无处可逃。

1. 我们已经完成新一轮数千万美金融资,投资方为甘剑平和胡斌先生创办的渶策资本。甘先生和胡先生为创投领域著名的投资人,拥有优秀的业绩与广受尊敬的口碑,翼鸥教育很荣幸能与优秀的伙伴同行。

“我们实行‘联建联养’,参与的贫困户轮流投工投劳,到目前养殖场累计已养殖肉牛120头,带动贫困户99户,第一批出栏44头肉牛,每户平均分红1000元。”王晖说。

大化县七百弄乡弄京村村民蒙桂年是乡里的危房水柜突击队负责人,他带领着100多人的施工队,转战于一个个贫困村屯。“春节以来,施工队就一直连轴转,和扶贫干部一道加班加点。”蒙桂年说,队员们夜以继日,天黑了就用灯光照着干活,遇到连续下雨天,就搭棚把工地罩起来,继续施工。有的山弄,只有两三户人家,不具备修路条件,突击队员肩挑背扛着建材,翻山越岭,逐户加固住房。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还制定出台了《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纪检监察机关办理反腐败追逃追赃等涉外案件规定(试行)》等,进一步完善了追逃追赃规章制度。

到去年底,八好村通屯道路终于全部修通,激动的村民纷纷买了摩托车。不过,刚修通的砂石路,路面是坚硬的石子,出行仍然不便捷。韦德王都是开着私家车在崎岖山路上奔波,2年多时间跑坏了21个轮胎。“我们加紧申请项目对道路进行硬化,目前已有6条路在施工了。”韦德王说。

随着追逃追赃工作扎实开展,反腐败领域的法治建设也在有力推进:在制定实施监察法的同时,出台首部《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将国家监委列为开展国际刑事司法协助的主管机关之一;修改刑事刑诉法,增设缺席审判程序,对外逃人员形成震慑……

这一区域的群众普遍住在山弄里。“弄”是指高山环绕的洼地,有的弄深达两三百米。交通难、住房难、饮水难曾让当地群众苦不堪言。

这是位于大化瑶族自治县和都安瑶族自治县两个极贫县接壤的一片区域,属于喀斯特地貌特征明显的都阳山脉。这片山区因生活环境恶劣,又被称为广西的“极贫角落”。

积极参与全球反腐败治理

曾经苦甲天下的千山万弄间,如今已生机勃勃。围绕“两不愁三保障”,一个个贫困“堡垒”正在被攻破,一项项脱贫短板正逐一补齐。昔日广西的“极贫角落”,今日正翻开历史新篇章。(参与记者:胡佳丽、雷嘉兴)

2. 公司已启动内容平台项目,正在与多家出版机构合作,共同开发新一代教材。该项目可帮助客户将现有教学高质量在线化。另一方面联接内容出版与学校,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全球共享。

我们要深深感谢这些一线的教育者,感谢我们的客户,感谢大学中始终支持我们的前辈教授与老师们,感谢喜爱ClassIn的中小学教师和所有在我们的产品上完成学业的学生。感谢大家的选择、帮助与信任,是所有教育人共同让翼鸥走到了现在。

今年8月,“红通人员”曲志林回国投案。作为山东青岛市李沧区上王埠社区原党支部书记、居委会委员,涉嫌滥用职权罪造成公共财产巨大损失,伙同他人贪污公共财物,并畏罪外逃,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影响恶劣。

在北京,包括北大附中、人大附中在内的大部分知名中学正在使用ClassIn作为疫情中的在线教学工具,我们的产品深受师生喜爱,并被要求在疫情后继续使用。在高教领域,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数十所985/211大学正在使用ClassIn。在英国,平均每周有二至三所中学开始使用ClassIn,其中不乏百年名校。在教育培训领域,营收规模过亿的机构中有70%是翼鸥教育的合作伙伴。

近年来,随着扶贫产业覆盖面越拓越宽,许多贫困户有了稳定收入。但是,要彻底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重在精准。受疫情影响,外出务工收入减少了怎么办?收入在达标线边缘的贫困户,“扶上马”后如何再“送一程”?还没达到脱贫标准的极贫户,要采取哪些措施帮扶?针对这些情况,当地逐户摸排,精准施策,确保不漏一户、不掉一人。

切实履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基本建立与《公约》衔接、较为完备的反腐败法律法规体系;

我们可以很自豪:ClassIn的全球客户绝大部分来源于学校间、教师间的相互推荐,它终将成为全世界优秀学校和优秀教师的选择。好老师,喜欢ClassIn,好学校,在使用ClassIn。

“贷牛还牛”“贷羊还羊”是都安县针对贫困户缺资金、少技术情况摸索出的产业发展模式。所谓“贷牛还牛”,即农业龙头企业把牛犊免费“贷”给贫困户,待牛可以出栏时再保底收购,扣除牛犊费用。目前都安县建成万头种牛基地3个、万只肉羊基地5个,成立牛羊合作社247家,形成“县有基地、乡有牛场、村有牛社、户有牛羊”的养殖格局。

记者还了解到,国家监委成立后重点部署开展了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2019年,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追回职务犯罪外逃人员969人,其中“红通人员”16人,追回赃款24.37亿元。

据统计,目前大化县有“联建联养”扶贫车间427个,鸡、牛、羊养殖规模分别达170万羽、3.66万头、13.87万只,油茶2.2万亩、桑园1.92万亩,形成了种养基地遍地开花的格局。

位于山弄中的大化县板升乡八好村是个极度贫困村。“八好”是瑶话“爬要”的谐音,意指出门靠爬行。过去村民运输物品大多靠肩扛马驮,走悬崖峭壁间的羊肠小道,人摔伤、马累死的情况并不少见。

向大家宣布几件事情。

大化县县委书记杨龙文说,县里探索出“联建联养”产业发展模式,政府负责提供场地、资金、技术,建设扶贫车间,宜养则养、宜种则种,重点养殖鸡、牛、羊,种植油茶,种桑养蚕,吸纳贫困户入股,收益按户平均分配。

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创业出发时的初心,敬畏教育,拥抱科技,持续将在线教与在线学推向全新的高度,ClassIn将很快进入到更多世界顶级名校,成为全球通用的教学工具。

今年上半年,经排查,都安全县收入不达标的有50户,约400户收入有波动,处于脱贫标准边缘。大化县有193户收入不达标,占全县未脱贫户的5.2%。对于这些重点扶贫对象,两县都制定了“一对一”的帮扶措施。

在线教育的大门正在打开,疫情后的教育科技将迎来不断变幻的全新格局。艰苦了六年,我们还能否不忘使命?能否不为“既得”所累,继续开发出更好的产品?

近年来大化、都安两县整合大量扶贫资金,用于攻坚基础设施“三难”,累计建设了近5000公里屯级道路。今年大化县827户危房改造、1992座家庭水柜建设任务已经完成,都安县全年2065户危房改造、1623座家庭水柜建设任务已提前“清零”。两县的贫困群众住上了安全房、喝上了干净水。

2019年7月,在中央追逃办的统筹协调下,国家监委、公安部等有关部门通过执法合作,提请柬埔寨执法部门开展集中缉捕行动,将4名藏匿在柬埔寨的职务犯罪嫌疑人缉捕归案。这次行动是国家监委成立后,首次牵头通过执法合作方式开展集中缉捕行动,也是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追逃追赃的具体体现,充分展现了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成果。

据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介绍,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和监察法,产生国家监察委员会,依法赋予相关职责。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在追逃追赃工作中的职责发生重大变化,从此前的主要负责统筹协调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转变为统筹协调反腐败国际合作与承办职务犯罪追逃追赃案件双重职责。

我们曾经开发出世界上最优秀的在线教室,但这还不够。现在的功能还不足以实现线上线下的教学融合,不能完全解决合作伙伴们接下来的痛点,也还不能支撑公司未来的增长目标。我们还要继续从0到1,攻克新的技术难点,开发数字黑板,开发协同作业,开发对客户对教学更有价值的功能,用更大的产品价值去打开更大的市场空间。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结合在国外访学的所见所闻谈道,中国的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在世界范围都是少有的,包括诸多西方国家在内的大多数国家的民众都为中国的这项正义事业点赞。

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不少群众依靠易地扶贫搬迁等举措走出大山,但仍有数万贫困人口由于故土难离等原因,选择留在千山万弄间。针对这些重点扶贫对象,当地精准发力,千方百计培育扶贫产业,全力补齐基础设施短板,向贫困“堡垒”发起总攻。昔日的“极贫角落”正在摆脱世代贫困。

未来,翼鸥教育在SaaS版本的ClassIn基础上,将陆续向行业开放PaaS服务、LMS(学习管理系统),并建设内容平台,为学校和机构实现高质量线上线下教学融合提供底层技术支持。

3. 新一代产品ClassIn X已开始逐步上线,预计明年9月上线全部功能。ClassIn X拥有全新的外观界面,并增加分组教学、数字黑板、团队作业、黑板报等全新功能,实现线上线下教学融合统一。同时ClassIn X将开通免费版本,让更多教育机构受惠。

再次感谢各位同事! 心有大念,眼有星光,风雨前行!

2018年11月30日,外逃13年之久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浙江绍兴市新昌县原常务副县长姚锦旗被引渡回国,这是国家监委成立后成功引渡第一案,也是我国首次从欧盟成员国引渡涉嫌职务犯罪的国家工作人员。

“零容忍态度”“零漏洞制度”“零障碍合作”,是我国此前针对国际追逃追赃创造性提出的合作三原则,2016年被写入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反腐败追逃追赃高级原则》。如今,这些反腐败倡议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积极响应。

捷报频传的背后是党中央“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鲜明态度和“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我们一直在行动。

蒙建祥家所在的大化县雅龙乡胜利村弄代屯坐落在山弄中,人均只有几分山坡地,贫困发生率高达100%。为了增收,村民做过不少尝试,有人甚至带回北方的高粱种子在屯里试种,但都以失败告终。

不断织密国际执法合作网络,目前已与81个国家缔结引渡条约、司法协助条约、资产返还与分享协定等共169项,与5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金融情报交换合作协议……

加强反腐败国际交流与合作,在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金砖国家等多边机制下积极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从空中俯瞰,桂西北一片约1700平方公里的区域,石山林立,万壑千岩。

今年6月,“红通人员”强涛、李建东被缉捕并遣返。此前,强涛身为国有企业财务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伙同李建东侵占巨额国有财产并外逃,影响十分恶劣。

蒙建祥见证了产业的快速推进:缺饲料,扶贫干部引进适应石山自然条件的牧草品种加以推广;缺技术,乡里组织专业培训;缺资金,贫困户购买牛犊可“先养后付”。

晌午时分,瑶族汉子蒙建祥将收割的牧草运回养牛基地。在山坳的牛棚里,从未养过牛的蒙建祥已经“坚守”了一年多时间。

随着一条条扶贫道路在大山中贯通,盖新房、建水柜成了村民最迫切的需求。当疫情形势稍缓解,当地政府便在挂牌督战基础上,加大对未脱贫村的人力、资金投入力度,牵头组建了一个个工程突击队,免费施工,逐村逐户啃下“硬骨头”。

2020年,ClassIn支持了超万家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完成OMO转型。即将推出的ClassIn免费版与教师版。

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说:“国家监委和地方各级监委牢固树立法治意识、程序意识、证据意识,严格按照规定权限、规则、程序办事,依法收集和固定证据材料,确保证据要件和标准符合我国和逃犯所在地的法律要求,同时依法保障外逃人员合法权益,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确保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历史和人民检验。”

“不少国家都表达了对我国进行追逃追赃合作的支持,并对我国取得的追逃追赃成果给予极高的评价。”G20反腐败追逃追赃研究中心研究员杨超举例介绍,对外逃至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的付耀波和张清曌的追逃过程中,这些国家在了解到外逃人员是涉嫌贪腐、职务犯罪的人员后,都表达了本国不愿意成为犯罪分子避风港的角色,愿意为中国追逃追赃提供积极帮助。

在大化县七百弄乡弄合村下南屯,82岁的瑶族老人韦英华的儿子因病去世、儿媳出走,老人独自带着7个孙辈生活。虽然家里已享受低保等多种保障,但处在脱贫标准边缘。七百弄乡副乡长蒙彦说,针对韦英华家实际情况,乡里免费支持了一批鸡苗,养大后通过消费扶贫回购使其顺利脱贫。

“研究分析过往案例,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腐败是社会的毒瘤,损害党纪国法尊严,侵蚀人民群众利益。”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说,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契合了人民期望,回应了社会关切,赢得了党心民心,厚植了党执政的政治基础。同时,这项工作成为遏制腐败蔓延的重要环节,它切断了腐败分子的后路,实现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有效闭环,强化了对党员干部的监督,完善了党和国家治理体系。

我们要感谢我们的投资人,感谢他们一路给予我们的支持。我们也要感谢自己,感谢公司每位伙伴。在过去六年时间里,我们坚守“推动教育进步”的使命,坚守有所为更有所不为,向全球教育者提供最优秀的教育科技产品。

弄合村贫困户蒙桂连家有11口人,家庭收入主要靠3个儿子外出务工。今年初,受疫情影响,儿子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这可急坏了蒙桂连。今年上半年,驻村扶贫干部为他们找到了施工队的工作。“3个人做工一天就有600元,加上养牛养羊的收入,一家人脱贫不成问题。”蒙桂连说。

驻村第一书记韦德王对此深有体会,2018年他刚到村里时,24个屯仍有10余个不通路,最边远的屯从村部走去需要约4个小时。针对普遍存在的出行难,当地政府将基础设施建设摆在攻坚的突出位置。

“一对一”帮扶不漏一户一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监察体制改革以来,我国始终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深化反腐败多边双边交流合作,织密反腐败国际合作网络,推动反腐败国际合作向纵深发展:

今年10月22日,二十国集团首次反腐败部长级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二十国集团反腐败部长级会议公报》,呼吁G20各方深化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协作,强调“G20国家将秉持零容忍态度、打造零漏洞制度、开展零障碍行动,继续在全球反腐败事业中发挥表率作用”。

追逃追赃体现责任担当。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表示,惩治腐败必须保持零容忍。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只要有一人在逃,追逃追赃工作就永不止步。

都安县下坳镇高王村贫困户兰照金一家人口较多,夫妻俩需照顾老人、孩子,无法外出务工,家庭收入刚刚达到脱贫线。“他们家人口多,虽然我们落实了低保、养老保险等兜底措施,但是一遇到大的支出,收入很容易滑到达标线以下,为此村里给他的妻子安排了公益性岗位,每月收入1300元。”驻村第一书记韦强说。

“新一代产品ClassIn X已开始逐步上线,预计明年9月上线全部功能。ClassIn X拥有全新的外观界面,并增加分组教学、数字黑板、团队作业、黑板报等全新功能,实现线上线下教学融合统一。同时ClassIn X将开通免费版本,让更多教育机构受惠。”

翼鸥教育成立于2014年,致力于开发服务教育领域的在线直播系统。2017年发布在线互动直播教室ClassIn,通过视频、通讯及云存储等技术的应用,实现远程课堂教学。截至2020年3月,ClassIn服务了全球超140个国家的上万所学校,老师和学生用户超1200万,平均人月课时4.3小时。

深秋的瑶山清晨,此起彼伏的“哞哞”声打破了山野的宁静。一大早,都安县保安乡上镇村弄伦屯建档立卡贫困户韦焕光就开始准备饲料。他参与了县里的“贷牛还牛”项目,领回的2头母牛又生了2头牛犊,几头牛再加上12只羊,每天都够他忙活一阵。“生活越来越有盼头,以前屯里不通路,养猪都不敢超过200斤,太重了难以抬出大山,卖不掉。”韦焕光说。

确保每起案件经得起检验

乡亲们的担忧,也曾是蒙建祥的担忧。驻村第一书记王晖多次上门做工作,“书记告诉我们这个产业经过深入调研,政府会帮助协调场地、技术以及销售等方面的问题。”蒙建祥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坚定决心、顽强意志、空前力度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猎狐”,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并不断巩固发展,党心民心为之大振。党中央将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提升到国家政治和外交层面,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获得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和支持。

今年7月,职务犯罪嫌疑人赵雪峰回国投案。作为广州市量子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单位行贿罪,谋取不正当利益。

八好村弄研屯至下麻屯沿途大半是陡峭悬崖,挖掘机无法作业,政府引进施工队,采取人工开凿、挖掘机跟进的方法艰难挺进。这条总里程不到3公里的山路,用了3年时间才修好。听到修路的消息,有的村民从外地赶回家乡,自愿投工投劳;有的村民煮好茶水,送到工地上……

由于水土匮乏,养牛在弄代屯是“稀罕事”。去年,村里正式引入养牛产业,被选为产业带头人的蒙建祥一下子感觉重任在肩。首批50头牛犊刚拉进村,便引起不小轰动。这么多头牛,拿什么来喂呢?养了又怎么卖呢?村民议论纷纷。

突然出现的疫情,改变了教育原有的运行逻辑。据相关调研显示,预备尝试OMO(Online-Merge-Offline)模式的K12教育培训机构由疫情前的43%提升至72%。在疫情仍在全球广泛传播的情况下,线上教学也已成为中小学和高校的必备选项。

“这充分体现了积极开展反腐败国际合作的有效成果。”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进一步介绍,国家监委成立以来,积极承担国际责任,切实履行国际义务和承诺,参与12项双边引渡条约和刑事司法协助条约谈判、商签和批约工作,不仅积极对外提出刑事司法执法合作请求,还受理19个国家提出的刑事司法协助请求27项。

腐败是人类社会的公敌,反腐败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难题,合作打击跨国腐败犯罪、拒绝为腐败犯罪嫌犯和非法资金提供“避罪天堂”,是国际社会的共识。

面对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职责新变化,各级监察机关依法履职,既做指挥员,又当战斗员,追逃追赃领域的治理效能不断提升。有数据统计,从2018年3月国家监委成立至2020年6月,全国共追回外逃人员3848人,包括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1306人、“红通人员”116人、“百名红通人员”8人,追回赃款99.11亿元,追回人数、追赃金额同比均大幅增长。